1. 趣币网首页
  2. 专栏

独家 | CoinVoice专访CDC创始人杨宁: 累了, 心死了

不要被冲昏头脑,不要想走捷径。正道不好走,但是捷径很可能是坑。

413329455acb4c5b96d7c162f860ef1e

出品 / CoinVoice(ID:coinvoice)

作者 / 小九

今天,一篇名为《消费链CDC团队解散 杨宁表示后悔进入币圈》的文章在网上流传,文中提到了CDC项目中止、团队解散等。对此,CoinVoice独家采访到杨宁本人,就CDC项目团队及事件细节进行了更为深入具体的回应。

以下为采访实录:

CoinVoice:能具体说一下您提到过的“黑庄”恶意操纵,导致您提前解锁锁仓代币以稀释份额的具体过程和您的考虑么?

杨宁:前一段时间主动跟我联系的一个用户在沟通的过程当中发现他长期操作CDC的币价,在流通盘里拥有超过一大半的币,可以任意拉盘砸盘。跟一些币圈基金求证他们说之前市场很诡异的走势就是因为里面有黑庄。当有这么大的控盘量项目已经无法正常发展了。

在跟他的交涉中,我明确表示无意跟他一起割韭菜,如果他愿意割与我无关,我要完全退出。因为我在CDC项目里损失价值2000万人民币左右,他只需要补偿我几百万就可以,我完全退出。他希望我销毁锁仓币,显然这么做他以后可以绝对控盘。

他最不希望的自然是开闸放水,大量释放流动性把他的权益稀释。项目要正常发展要让用户按照现在这么低的价格拉低他们的持币成本,100%流通量意味着黑庄无法再拉盘割韭菜。黑庄一拉自然有用户会跑砸他。

CoinVoice:您说的黑庄,大概持币份额是多少呢?能这么轻易操纵市场么?

杨宁:20%左右,通过拉盘,砸盘的手法高抛低吸,赚了钱再买更多。其实很多项目实际上都被控了,这个黑庄还告诉我了他还控制了几个项目。

CoinVoice:这些项目目前还没有露出端倪么?

杨宁:就不说了,反正就他的一面之言,他们自己不清楚知道不知道。

CoinVoice:除了这个,创始人内部分配比例是怎么样的?是否存在矛盾?

杨宁:项目内部人分配比例,和外部战略合作方的分配合理不合理是一方面,最后悔的是没有一开始就锁仓,导致项目失控。如果复盘肯定不会那么傻了。

CoinVoice:“最后悔的是没有一开始就锁仓”指的是?

杨宁:合作方和团队的币都发出去了

CoinVoice:可是按照白皮书,市场流通只有35%吧,其他都处于锁仓状态。

杨宁:是的,但是真正能确定锁仓的是55%,其他的不确定有没有流通。55%到35%之间有一部分是我的。

CoinVoice:您是指定向投资人的那10%?

杨宁:我在市场还有高位接的。

CoinVoice:高位接?有人说是您高抛低吸割韭菜,您有过高位抛售的行为么?

杨宁:我不但没有高位抛售,我反倒高位接盘了,要不我怎么亏损的。

CoinVoice:高位接了多少,能透露一下具体数字么?

杨宁:我在钱包里充了2000万左右,这是有记录的。币是我拿海外美金买的usdt,银行转账记录我都有。

CoinVoice:在CDC最高位的时候?

杨宁:在一毛钱左右的时候,当时币跌的很厉害压力很大,我才出手的。

CoinVoice:那如果按照您的设想,锁仓更多的话,现在状况会更好么?

杨宁:会的,至少4毛钱的时候不会被砸下来,当时就被砸懵了

CoinVoice:那次的砸盘,您也认为是黑庄所为?

杨宁:那次不是,是不靠谱的合作方。黑庄应该是在1毛的时候入场的。

CoinVoice:“不靠谱的合作方”所持有的,是项目运营开发的那15%吗?

杨宁:不说了吧都是币圈的人,不要刨那么深了,没必要。

CoinVoice:但是这时候黑庄没入场,前期的合作方最多也就只有不到15%的份额,跟当时市场上流通的份额相比,其实造不成这个把您砸懵的效果吧?

杨宁:合作方比例很大

CoinVoice:大到跟白皮书上的比例不同?

杨宁:第一版白皮书是一个计划,最后不是按照这个实现的,在上一轮质疑中已经解释过了。再说下去就把币圈的一些东西说出来了,没必要了,我这次不想怼任何人和事。

CoinVoice:其实您已经决定离开币圈了,如果揭露一些内幕潜规则,也许能造福一下后来的入场者

杨宁:没必要了,割韭菜的继续割,韭菜们如果幻想能成功解套继续等。就跟我跟黑庄的对话一样,我没有任何兴趣跟着一起割韭菜。

CoinVoice:您觉得币圈里的韭菜们无辜么

杨宁:他们不是投资人,是投机人。

CoinVoice:您在CDC项目实际运作中扮演什么角色?您自称是投资人,但是外界流传以及具白皮书显示,您其实是实际控制人。

杨宁:CDC项目初期是由一个团队组成的,其中有我代表传统投资人,有互联网经验的创业者,有币圈资源的团队成员,有负责宣传推广的人等等。在币价大跌,项目备受质疑的时候,团队某些人就开始陆续离开,我是想继续努力把项目做成的,也许是名声所困吧。但是现在实在撑不下去了。

CoinVoice:CDC团队解散的原因是什么?您觉得项目走到今天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

杨宁:不是解散了,而是我孤掌难鸣,无力回天而已

CoinVoice:没有解散,只是您个人退出了?

杨宁:团队在我之前就一个个的退出了,我要不是名声所困,早就退了。只是后来发现黑庄之后觉得无力回天了。

CoinVoice:您之前提到亏了200万的USDT,在运作CDC过程中没想过怎么赚回来么?

杨宁:我不想通过拉盘割韭菜的方式赚回来,本来只想把项目做强做大,最终收获好的结果,但是由于一个黑庄占据太大的流通盘比例,这样的想法已经不可能。

CoinVoice:但是现在您已经按照自己的想法,100%流通了,“黑庄”已经无法操控了,那您为什么还要退出呢?

杨宁:累了,心死了

CoinVoice:您离开以后,最初创始团队还有人在么?

杨宁:没有了,回归社区,就像比特币,bitshares, 狗狗币一样。代码都在Github上,谁要想继续做完全可以。

CoinVoice:那如果有人愿意继续做,您觉得这个项目还有发展前景么

杨宁:尘埃落定之后会有

CoinVoice:尘埃落定是指?

杨宁:大家不再关注它,社区里的人心态平静下来,就像bitshares和狗狗币一样。

CoinVoice:也就说您觉得项目走到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合作方和黑庄的恶意操纵?最开始的团队是真的看好这个项目想要利用区块链技术做事的是么?

杨宁:我脑子进水了,真的相信去中心化了。没有法律框架的区块链会把参与者的恶都释放出来,就好比我是想来踢足球,别人都是来踢人的。

CoinVoice:其实去中心化是一个技术,但是一个项目运作过程中必然是中心化的,毕竟要有人来做决策。

杨宁:这帮小年轻赚了钱不是什么好事,迟早会还回去的

CoinVoice:在您一开始的构想中,去中心化应该是什么样的

杨宁:就是打破传统的公司做法,让大家在一个技术框架下各尽所能,通过代币奖励机制来激励生态发展。投资人,团队,用户,大家拧成一股绳。看来真是我想多了,原先被指出是理想主义我还不服气,看来真是脑子进水了。

CoinVoice:不能实现您所设想的原因是什么?是您一直提到的没有法律监管?

杨宁:是的,必须在法律框架下,完全去中心化不靠谱,必须要有中心。我已经不相信智能合约了,我只相信合同。不相信代码即法律,代码是代码,法律是法律。

CoinVoice:但是信仰者认为,区块链确实是不能被篡改的,自动运行无法破坏。无需法律,也比人更靠谱。

杨宁:在电脑世界是这样子,但是我们活在现实世界,在这个接口出了问题。也许有一天我们脑子里都植入了芯片,可能这个可以实现吧。

CoinVoice:那您还相信区块链技术能落地、能促进传统的经济发展么?

杨宁:会的,工信部一直鼓励的区块链是我现在看好的。

CoinVoice:您经过这一轮区块链项目试水,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杨宁:不要被冲昏头脑,不要想走捷径。正道不好走,但是捷径很可能是坑。

CoinVoice:对年轻人很有帮助的两个建议。您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杨宁:回归传统投资,在区块链方面只看无币区块链,谨慎投资。

CoinVoice:传统投资对比区块链更有保障的原因在哪里?

杨宁:法律保护,投资人有投资协议。

CoinVoice:这次尝试区块链项目算是您人生中的一次失败么?

杨宁:是失败,但是失败是成功之母,日子还长久。幸亏我损失的还承受的起,但是声誉上的损失我亏大了。

CoinVoice:是的,很多人认为是您在割韭菜。

杨宁:最悲惨就是这个了,问题是我没有本事割啊。

CoinVoice:有想过用什么方式证明自己没有、挽回声誉么?

杨宁:这就是区块链的问题,钱包上没有名字,谁能证明谁拥有什么呢?

采访到这里就结束了。

一件很巧合的事是:在消费链刚刚兴起时,杨总也在CoinVoice社群中接受过一次专访:《VOICE商业丨对话消费链杨宁:币圈价值观已崩塌,传统VC入场前请抛弃一切》。

对比两次采访,很难相信中间只过了不到三个月。恰如杨总最后说的:

“区块链的世界里啊,谁又能证明谁曾经拥有过什么呢?”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趣币网无关。趣币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转载请注明出处:趣币网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379858678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074760229@qq.com

QQ群:551893940

工作时间:工作日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