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趣币网首页
  2. 资讯
  3. 新闻

关于加密数字货币和传销币 猪年一定要知道的防骗知识全在这里

猪年到了,打着加密数字货币搞传销的也多了。1 月 26 日,网上流出传销币 BHB 开年会的视频。画面中,一袭红裙的主持人宣布:优秀团队冠军奖励是劳斯莱斯幻影一台。

猪年到了,打着加密数字货币搞传销的也多了。

1 月 26 日,网上流出传销币 BHB 开年会的视频。画面中,一袭红裙的主持人宣布:优秀团队冠军奖励是劳斯莱斯幻影一台。发布者吐槽:「比真正做实事的区块链公司年会土豪多了,这得收割多少韭菜才行啊!」

按照公开信息来看,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售价在 ‎618~2200 万之间,就算是 BHB 团队买了最低配置,价值也逼近 700 万元。这样豪气的大手笔显然和熊市低迷的现状相悖。

事实上,BHB 令人震惊的雄厚资金实力与其性质不无关系。而 BHB,其实就是区块链领域的资金盘项目。所谓的资金盘,就是民间常见的以发展上下线为扩张特征的击鼓传花式传销,最先进去的人可能会赚到,后面的成千上万入局者成为下线,也就是不幸的接盘侠。

加密数字货币项目尽管跑路事件不断,但与这种典型的加密数字货币传销骗局仍有着较大区别。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今天就详细介绍下加密数字货币骗局、区块链资金盘骗局与传销币的区别,大家可作为猪年防骗知识来积累。

加密数字货币骗局

在区块链项目中,绝大部分项目都会通过发币来募资资金作为项目推进的资金来源。但人性往往会败在金钱面前。面对仅仅依靠信任维持,缺乏法律约束建立的关系,极少项目方会在初期就携款跑路,剩下的大部分在项目推进中资金快速耗尽后离场。

但区块链项目的特殊之处在于,项目方的初衷不是骗钱,买币的投资人也原以为其的梦想买单。二者是基于你情我愿的买卖。并且,很多市场上的加密数字货币项目方跑路,但项目的发行代币却依旧在二级市场保持着良好的趋势。因此,判定一个区块链项目币是否是骗局,不能单纯的用项目方的运营情况做依据。

据 Crowdfundinsider 此前引援《福布斯》(Forbes) 报道,2018 年,仅打着以太坊名头的骗局利润就比 017 年翻了一番。而主要传播渠道,就是社交渠道上的大 V 喊单。

名人大 V 们在各个渠道上毫无顾忌的虚假宣传广告,通常会要求关注者给其转账 ETH,并承诺对方会获得更多回报。但真正无底线的名人大 V 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时候,名人大 V 是被冒充。

诈骗者用几乎一模一样的头像发布内容,骗取名人大 V 的粉丝信任。鉴于社交平台的熟人关系属性,通常情况下,这种以诈骗为目的,消费名人大 V 粉丝的行为,受骗群体规模较小。一般在诈骗发生一天之内,会有人发现异常告诉原 po,诈骗即被揭穿。

在具体的数量上,据《福布斯》(Forbes) 不久前披露,2018 年,通过网络诈骗 ETH 的数量价值从 2017 年的 17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1.143 亿元)增加到 36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2.4148 亿元)。

3600 万美元,受骗金额超过往年一倍。尽管这一数字与黑客 2018 年上半年盗取的加密数字货币价值超过 11 亿美元相去甚远,但作为第二大市值加密数字货币,以太坊在如此高的知名度下,受骗金额仍然在不断增加,这也代表着与日俱增的加密数字货币骗局。

而据国外分析公司 chainanalysis,以太坊骗局价值攀升的背后,是庞氏骗局在加密数字货币领域内的蔓延。这种典型的区块链骗局,参与者的任何回报都可能来自其他投资者。也就是类似于目前市场上频繁出现的 P2P 跑路潮,项目方等同于 P2P 平台,发布虚假的标的,通过高息诱导出借者投资,之后用后来出借者的钱填补前面的窟窿。

庞氏骗局的可怕之处,其在短期内不会崩盘。例如国外知名的 ETH 骗局,规模庞大,规则更加复杂,以至于从投资者手中总计骗取价值 35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2348 万)的 ETH。

更可怕的是,这类诈骗不容易破获。上文提到的 ETH 骗局,以基于以太坊公链的 DApp 名义运行,以去中心化应用的名义存在,因此吸引到大量的以太坊持币者。《福布斯》在报道该骗局时曾试图寻找项目方联系方式,却发现其唯一的俄语网站已关闭,其网站注册信息中也没有任何有效的联系人信息。

一般情况下,以庞氏骗局为基础模式的骗局不仅短期内难以查证,而随着骗局的改良和规则细化,涉及群体众多的骗局总数在下降,诈骗手段影响到的人却越来越多。也就是说诈骗手段越来越有效,诈骗所用的外壳也愈加防不胜防。

据公开报道,以太坊的区块网络上有多达 2000 左右个涉嫌欺诈的地址。这些账户仅 2018 年涉及的诈骗人数接近 4000 人。换言之,骗子用 2000 个账户从 4000 人手中里骗到了 ETH。当然,这也与 2018 年上半年加密数字货币热潮与 ICO 有直接关系。

在 ICO 火热时期,以诈骗为目的,打着区块链项目幌子的假冒 ICO,会通过赤裸裸的谎言诱导投资者购买所谓加密数字货币,并许以高额的升值价值。一旦募资到手,这些代币就和募资者一样石沉大海,投资者求助无门。

区块链资金盘骗局

如劳斯莱斯幻影奖励方,区块链资金盘游戏大多数时候是对外公开且气焰嚣张的,以赚钱为第一原则的扭曲价值观在这种项目中贯穿始终。

大多数情况下,参与的人都知道,参与这种资金盘项目无异于赌博,但还是抱着侥幸心态进入。妄想在崩盘前拿回本金并获得可观收益。因此资金盘游戏,从来都不缺乏参与者。更可怕的是,部分人为了自己牟取利益,用谎言包装项目拉拢周围的人进入。

这也是为什么 BHB 仅仅在交易所上线 2 个月,就一反熊市常态,在每日巨额交易量的助推下快速占据加密数字货币市值前十一的位置,累计参与人数超过 18 万,总市值超过 11 亿的原因。

BHB 的模式非常简单,分红。项目方给的规则是,获得分红最低需要持币 BHB700 个,项目初期每日分红为 7%,后随着进入群体庞大,下调为 1.3%。这个典型的资金盘骗局,大概是团队明白自己的币 BHB 并没有价值,因此分红的是稳定币 USDT。

BHB 团队从一开始就是冲着「骗」去的,甚至在分红首日请凤姐在微博上打了广告。就像谁也没想到凤姐能够因丑而红一样,BHB 在熊市里,因为直截了当的「骗术」反而受到虚位以待的加密数字货币投资者的青睐。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 18 万人都心甘情愿的跳入如此明显的骗局中。

据深链财经报道,BHB 的热销并不是偶然。其背后的交易所——XBTC 新比特在背后的推动力不可小觑。官方介绍称,XBTC 新比特为 BHB 团队出资 2.6 亿,XBTC 新比特交易所出资 4000 万共同发起。

其年度报告中,XBTC 新比特交易所用户近 24 万人,其中,获得 BHB 分红的人就有近 18 万人,占该交易所总用户的 75%。也有知情人士向深链财经透称新比特就是大漠自己的交易所。

成立于 2018 年 3 月的 XBTC 新比特交易所在众多交易所中并没有优势。但上线 BHB 后,新比特从不知名到被投资者使用到宕机,交易量骤增。交易所的存在感也与日俱增。

此前 4 月底,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曾报道以太坊坊 DAPP 排行榜上的三 D 虚拟货币骗局。该骗局和 BHB 有些类似。三 D 虚拟货币骗局不但有两个去中心化交易所辅助,还有一个交易量排名第三的去中心化游戏帮其获客。

这个项目的玩法是,投资者买入项目方的代币,代币持有者之间可以在项目的交易所上进行交易,但是每次交易要收取 10% 的手续费(ETH)进入公共池里,公共池会把手续费发放给所有投资者。比 BHB 的规则稍微复杂些。

三 D 虚拟货币骗局在官方主页上写着:「加入就已经赚到了。」也就是只要买了其代币,就算不进行买卖交易,仅靠手续费也能盈利。当然,买入的越多,得到的手续费越多。

一般情况下,无论是行情暴涨,还是行情下跌,投资者们买和卖的交易行为都会让投资者赚到钱。但是,如果币价下跌过度,手续费是否能够弥补投资的成本显然是个问题,前期投入者的买币钱很容易打了水漂。

因此,这个项目需要不断地拉新人进来填坑,通过起初几次的大额交易费来向之前的投资者贡献收益。但这种模式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收益越来越低,投资者迟早会察觉到项目的性质。

为刺激投资者加入,PoWH3D 又加入了推荐制度,推荐人只需要买入 5 个 PoWH3D 的 Token 就可以成为超级节点。将 PoWH3D 从旁氏骗局升级到了二级传销。

传销币

区块链传销很多时候是借用区块链名誉,行诈骗之实。好处是诈骗范围局限在一定范围内,坏处是缺乏行之有效的监管,投资者们维权无门。

而传销币则将区块链中的通证经济作为诈骗噱头,吸引的多是社会上毫无金融常识的普通民众,因此受骗群体巨大,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社会影响也相对广泛。在目前众多案例中,以网络为传销的主要途径,受害者少则几万多则数十万。这是普通人防范的重点。

网络传销使用非公开的传播手段,通过层层拉人的病毒式单向传播方式。网络传销的盈利方式是交纳会费,或是享受产品便利,这种方式与传统传销没有本质的区别。

但部分网络传销加入区块链通证经济的概念,通常有自己的网站,和层层加入的会员,使网站的虚拟币产生流动性和价值,以此拉下线,形成一个网络经济的闭环,因此在没有经融基础的群体很容易受骗。

此外,因为此种传销一般缴纳的会费相对较低,会快速吸引中老年人群,而这类群体口口相传,将自己的朋友、亲人全部带入,因此造成的社会影响巨大。目前情况是,很多涉世未深的大学毕业生都会成为目标。

网络传销币具体模式主要有两种:

第一种:实物推销。这种是将传统传销搬到了线上,借助互联网推销产品,发展下线。目前已经发展了众多变种。一般拥有自己的网站或 APP,形成完整的经济闭环,且主要靠下线维持运营开销。

以 2018 年 4 月,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传销典型案例通报——梵公司为例。

梵公司是 2005 年香港人李某成立的传销公司,对外打着进行市场经营活动的幌子,实际做传销诈骗的事情。梵公司从 2005 年 9 月至 2010 年 10 月,5 年共发展会员 15.2 万人,诈骗受众包括山东、河南、河北、北京、内蒙古、江苏、上海等十余省市区。

可怕的是,这类传销变种异常灵活,梵公司至被警方查获,已形成近 150 个层级结构,非法收入超 14 亿元,这其中,支付给会员的奖励就将近 8 亿元。

为了传销诈骗看起来更正规,李某相继在香港和内地注册成立斐梵国际 (亚太) 有限公司、斐贝 (国际) 集团有限公司等多个自然人独资。这些公司都由李某某实际控制,李某利用这些公司招募人员,以网络店铺为渠道销售美体内衣、健康食品、护肤品、日用品,实则是从事传销诈骗活动。

据报道,消费者通过购买给定的套餐成为会员,再通过发展其他人成为会员获得继续购买产品的资格,形成自上而下的金字塔状传销组织。而对会员,梵公司通过对下线会员的管理、会员的活跃度等制定积分奖励制度以及给予实物奖励、旅游奖励等。

第二种:广告弹窗,这种主要是靠广告吸引初始用户,后发展成线下会员,再由初始用户通过亲朋好友的方式传播出去,获得更多用户。此种模式以点击广告给回报获客,用户在线浏览付费广告获得积分,再通过分享行为,累计更高的积分。

目前这种模式也得到改良,积分变成的平台的代币,看广告变成买平台「种子」,将区块链通证经济世俗化,新颖的方式吸引了不少普通群众参与。最近央视财经的报道,河南许昌建安区特大网络传销案,就是典型的案例。

这家公司通过名为 IAC 的平台,兜售平台币「种子」。用高收益吸引客户,采用典型的传销制度,以会员付费注册,拉人头发展下线买「种子」,建立起以「种子」为中心的层层叠加的金字塔式传销组织。同时,以区块链、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和社交平台为噱头,在全国各地疯狂推广。

为了获得更多用户,IAC 鼓励用户发展下线会员,平台用返利模式吸引。用户每拉进来一个新会员,则老会员获得 200 元返利,并且,一旦新会员购买「种子」,则老会员能得到「种子」交易的抽成。

这个传销诈骗组织的聪明之处就在于此。对所有会员拉下线的奖励,其都是给「种子」。也就是说,不管拉了多少人,得到的都是毫无实际价值的「种子」。而传销诈骗组织只要收到新会员的钱,就马上取现。这就是为什么传销诈骗组织最后会留下那么多现金的原因了。

当然,诈骗组织还是很警惕的,每日按时提取现金,随时准备跑路。他们雇佣专门的取款队伍,按照 2% 返佣金,如果取款人取了 100 万,就可以到手 2 万元。在诈骗组织的诸多账户中,每天大额取现的最多数十万,最少的就是在 ATM 机上,把卡里限定的 2 万元全部提现。

根据当地警方通报,在抓获犯罪嫌疑人时,发现其将骗取的高达 13 亿元钱放在一栋别墅里,而这栋价值千万的别墅是其专门买来放钱的。从币圈的传销币案例来看,骗子基本上骗到钱就开始挥霍,跑车、嫩模、游艇,好不快活,这种骗到钱后进行中国最稳健的房产投资的确是少数。

根据 2018 年 4 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打击传销工作的意见》,其中将廊坊、北海、南宁、南京、武汉、长沙、南昌、贵阳、合肥、西安、桂林市等 11 个地方列为 2018 年传销重点整治城市。严重程度可见一斑。

随着新的技术和概念出现,传销骗局的模式也在不断更新,大家在保持警惕的同时,也要及时浏览相关知识,获取防骗技能。

想要猪年不被骗,就及时关注区块律动 BlockBeats,获取第一手伪区块链的骗局信息吧。

来源:区块律动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趣币网无关。趣币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转载请注明出处:趣币网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379858678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074760229@qq.com

QQ群:551893940

工作时间:工作日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