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向外走:五年开局,十年质变

海南在区块链领域的布局是相对靠前的,在政策方面也是给予企业很大的帮扶。有数据显示,过去1年多的时间,海南已吸引了超70家区块链企业注册落户,包括欧科集团、火币集团、百度区块链实验室、360区块链和迅雷区块链等。

编者按

海南区块链领域的布局是相对靠前的,在政策方面也是给予企业很大的帮扶。有数据显示,过去1年多的时间,海南已吸引了超70家区块链企业注册落户,包括欧科集团、火币集团、百度区块链实验室、360区块链和迅雷区块链等。

此外,在《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中,6次点名“区块链”,从产权保护、高新产业、社会治理、政府职能等多方面提供制度保障。

目前来看,与香港、新加坡、上海等地相比,海南在经济发展方面处于明显劣势,经济体量处于较低水平,产业基础薄弱,经济外向度也不高。

自由贸易港将成为下一个阶段经济发展的重心,对于区块链技术企业和其他“区块链+”的项目来说不失为一个发展的好机会。

本文阐述了海南发展的必要条件,过渡阶段和全面建设阶段都需要取得什么样的成果?推荐给大家。

今天我们继续聊海南。

上一期给大家分析了一通海南和香港的分工与差异,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回顾:都是自贸港兄弟,海南和香港为什么天生不一样?

展开今天的话题前,先来回答上一期话题中朋友们争论的焦点问题。

有朋友认为海南和香港的根本区别在于法系基础。

香港采用的是以英美为代表的海洋法系,对西方资本阵营有天然的亲近感。而我们采用的大陆法系,会制约海南向外走的步伐。

如果来讨论两种法系的优劣就太漫长了,我简单阐述下这二者的基本区别。

大陆法系和海洋法系这种说法最初的区隔是是欧洲大陆和大西洋。德国和法国为代表的欧洲大陆国家基本塑造了以体系化的法典作为依据的大陆法系。

海洋法系的代表则是英美,说是自由量裁,通俗说起来就是随意度高,听法官的,一个口吐莲花的律师能够声情并茂、催人泪下地打动陪审团和法官,就完全能够扭转乾坤。

我个人认为法系并不是根本的障碍,德国就是大陆法的祖师爷爷,谁也不会不承认德国在西方的地位吧。

事实上,法条制度比判例制度更加严格,判例制度的自由裁量太宽泛了,可操作的反而更多,对于经贸的管理来说不一定是好事。

往极端方面说,如果西方真的明确希望海南能改成判例法,这并不是一件难操作的事情,引入陪审团,那就等同于西方阵营承认了海南的经济地位。

海南对于特区的先天条件还不够明显吗?天然的地理隔离就创造出了特区制度的转圜空间,无非是对标的东西(交换条件)需要说清楚。

政治和经济永远是这个星球你来我往的根本,法律、制度、科技、工业都是为他们服务,最终无非是取舍的博弈。

还有不少讨论我们脚下这片土壤的底色问题,更多属于情绪和态度上的宣泄,我欢迎朋友之间尽情的抒发情绪和感叹,但在公开语境里,我更希望讨论往哪走,怎么走的问题,它更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和解决问题。

中央对于海南的总体方案里,为海南设立了两个发展阶段。

从现在到2025年叫过渡阶段,用来初步建立以贸易自由便利和投资自由便利为重点的自由贸易港政策制度体系。这是用来修炼内功。

2025-2035年这十年,是海南自贸港的全面建设阶段。这个阶段就不仅仅是我们想不想,而是要解决人家认不认的问题。

既然每个阶段都有动作,那么动作必然会带来反应,反应最终引发效果,我们今天就敞开膀子,一起来聊聊这两个阶段。

过渡阶段会在哪些方面优先取得成果

1)更贴近国人习惯的购物天堂

成为购物天堂是最容易操作的,也是见效最快的一个方向。

购物天堂的成立只需要一个条件即可,那就是低税导致的物美价廉。

海南要想往这方面发展,可以以包容的胸怀,先行单方面取消几个需求量巨大的商品关税,比如像高端消费电子产品、奢侈品等,再取消或者降低本地企业和个人的所得税,这样,商品的价格自然就降下来了。

大家可能还依稀记得前几年内地客往来香港购物的盛况,这样的情景发生在海南是完全可能的。

比如一只名牌奢侈品女士手包,内地全税的售价是10万,香港售价7万,免税额5000,要想在香港买下这只手包带回大陆,你就只需要花7万和65000元部分的税款,总体来说也能便宜不少。

那如果同样一款手包,海南在税率上不与香港竞争,售价也是7万,但香港的免税额是5000,可总体方案精神是要将商品免税额从3万提高到10万,那大陆的消费者最终把这只包带回内地的成本就是7万。各位有钱的少妇奶奶,你们去不去?

海南向外走:五年开局,十年质变

就算你不去,也能享受到海南给你带来的便利,因为总有会做生意的人让你既能享受到海南的免税,又能让自己赚到钱。因为税收的差距能造成巨大的利润空间,这里不方便展开讲,后面有机会再探讨。

2)有全球竞争力的国际旅游地位

想做国际旅游城市,赚的就不是我这种穷人的钱。

当然,如果和香港、新加坡还是迪拜这种大众旅游城市相比,海南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现代化程度和服务水平的提升,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问题。

我所说的,是要有竞争力地吸引全球高端客流。

我们用拉斯维加斯来举例,拉斯维加斯为什么吸引全美和全球的人去,那是因为消费税极低。

它所在的内华达州洲税6.5%,地方税一分不收,所以你能在拉斯维加斯用很低的价格住到高品质的星级酒店。

再加上你在那吃饭、购物、再玩点有的没的的娱乐服务,这可是能省去大笔税务开支。什么是性价比,这就是最大的性价比。

海南如果真的还能像拉斯维加斯那样,开展特殊的博彩业特许经营(当然博彩是否会开放以及开放的时间还没有明确的指示),那么对于全球的度假客来说,选择海南真的不如那个在沙漠里的拉斯维加斯吗?

不论是中华的美食,还是亚热带风景,还是热情好客的人民,海南比起拉斯维加斯几乎没有任何短板,缺的只是放手发展的决心。

当然,前提是必须要有精心设计的制度体系,别让群众里的坏人钻了空子。

3)港口航运服务基础设施的打造和小规模试运行

如果说打造自由贸易港,制度体系是软件,那港口和航运服务基础设施就是硬件,一切的可能都要落实在完善的港口设施和航运服务能力之上。

海南当前只有三个港:海口港、洋浦港、三亚港,总体货物吞吐量刚刚接近2亿吨。

与香港的2.6亿吨比还有一定差距,毕竟海南要比香港体量大太多,与中国第一大港宁波港的十几亿吨吞吐量差距更大。

海南的港口仍需扩建,根据规划建成具有足够承载能力的滚装码头、集装箱码头、液体化工码头、散装码头、大型客运码头、船舶维修船坞等航运服务设施。

大型基建的投入是立竿见影的,大型港口的运营我们国家也有充足的经验,先把海南航运的架子搭起来,用商品贸易和旅游经济把港口用起来,这是可以立竿见影取得成果。

全面建设阶段要打造什么样的“自由”?

在上篇文章里,我们已经对自由贸易港的三大关键要素进行了说明,但想要达成这三大要素,却是个艰难的过程,这里我们逐条展开说明。

1)商品和服务要实现普遍双向的零关税

刚刚我们提到了,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可以先从消费购物入手的思路,要打造消费购物天堂难度不大,因为这只需要我们单方面取消关税就可以。

但如果是要完全实现商品和服务的自由流动,就需要跟全世界各国或者主要国家实现普遍双向的零关税,也就是说海南进口的商品要零关税,海南出口给其他国家的也要零关税。

这个步骤就需要漫长的谈判和时间证明,而且必然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我们同样以奢侈品举例。意大利是奢侈品生产的重要国家,海南与意大利热那亚进行港口贸易谈判,原则上两国需要互相认可低关税或者零关税贸易的共识。

在这个共识的基础上,我们作为开关国,需要首先拿出合作诚意,同意由热那亚进口的意大利商品实行免关税入关政策。那么一时间,意大利的贸易公司就会有意愿到海南设立一个专门进口意大利奢侈品的前岸公司,再由这个前岸公司在海南进行产品销售。

一定时间过后,意大利的投资商发现赚到了商品销售的钱。他们还发现,中国内地有很好的生产材料加工能力,逐步从中国采购布料、皮革和配件,然后将从内地采购的这批材料,通过海南的前岸公司,出口到热那亚。

质优价廉的中国原料降低了意大利品牌产品的成本,意大利的品牌商发现,只需要明确原料标准,并且仅在国内维持生产工艺不降低,他们可以从与海南的贸易中得到更高的利润。

但这时候,意大利的品牌商发现,热那亚单边的进口关税与海南的零关税不对等,阻碍了这条贸易路线的效益最大化。进入这个阶段,我们和意大利的贸易谈判就可以进入实质阶段。

本着互利的原则,双方互相取消关税,并确定一个贸易协调机制处理双边贸易问题。那么这时,海南和热那亚双边的商品和服务的自由流通才算敲定。

这个过程会持续数年,我们本着最大的合作诚意,而且也在双方互相试探和权衡中完成贸易谈判。

商品和服务的贸易谈判尽管复杂,但难度是不大的,因为我们毕竟有这么巨大的消费市场做支撑,我们凭规模优势,足以让每一个贸易对手国认可互相取消关税是笔赚钱的买卖。

2)人员要实现完全的自由流动

人员实现完全自由流动,也就是护照通行便利。其实跟货物和贸易自由流通比较像,同样需要国家出面跟多国进行护照通行能力的谈判,这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时间沉淀,也同样需要我们有十足合作诚意。

我们可以首先宣布世界多数国家可以免签或者落地签来海南,逐渐加强海南和世界之间人员流动的紧密关系,一旦实际成熟,通过国家外交渠道将海南的护照通行能力提上去,这是完全可行的,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3)人民币实现完全自由的兑换

资本项的完全自由流通,这是最难实现一步。海南要实现资本项的完全自由流通,这是中国多年以来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努力。

我们知道当前美元是最强势的全球货币,美元强势的基础从二战后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开始确立,这个体系确定了美元与黄金挂钩。

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进入石油美元阶段,石油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工业原料必须用美元结算。石油也带着美元进入了全球金融美元环流阶段。

在这个阶段里,美元成为了国际贸易结算主体,而其他国家要想让自己手上的美元保值或者增值,就必须购买美元资产。

所以这催生了美国的金融市场的强势,因为所有让美元增值和保值的金融工具基本都从这里出来,并走向全球。

我们人民币的自由兑换为什么这么艰难?因为人民币的全球购买力主要依靠我们的外汇储备(主要是美元资产)作为抵押。

说穿了,是人家相信我们手里有外汇(美元),才相信我们人民币有购买力。

但人民币的全球抵押物是不充足的,中国今年4月期M2余额209万亿人民币,中国4月末外汇储备309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万亿。

209万亿和22万亿之间的差额,就是人民币全球抵押物的差额部分。

事实上,美元的全球抵押物也不充足,但美元挂钩了石油,人民币也需要找到一个同样有权重的抵押物,并在外汇管理制度上将海南列为离岸人民币区。

海南向外走:五年开局,十年质变

而这个有权重的抵押物,就是实现了货物和服务自由流通后的海南自由贸易港所开放出来的人民币购买力。

所以,打开人民币自由兑换死结的步骤基本是:

1)海南基本完成商品和服务的自由流通;

2)将海南划为离岸人民币区。起步阶段,海南的人民币结算可以延续现在以中国外汇储备作为抵押的模式进行,随着货物和服务的自由贸易的开展,人民币在海南的购买力将补充中国外汇储备不足的缺陷,继续支持人民币自由兑换。

就当前的条件预计,海南自由贸易港启动之后,由于体量的原因,整体上需要的资金流通规模会非常大。

由于当前我们的离岸人民币市场还很小,外汇储备足以支持汇率稳定,但海南的出现必然会突然扩大的离岸人民币需求,这一上来就会给外储带来巨大压力。

自由贸易市场又没那么快跟上脚步,离岸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怎么办?

总体方案中给这个情况的设置是:“率先在海南自由贸易港落实金融业扩大开放政策。支持建设国际能源、航运、产权、股权等交易场所;支持住房租赁金融业务创新和规范发展,支持发展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稳步拓宽多种形式的产业融资渠道,放宽外资企业资本金使用范围。创新科技金融政策、产品和工具。”

也就是说,在海南同步进行围绕能源、航运、产权、股权、固定资产这些大额交易的有保障的金融市场的建设,让投资商拿着人民币有更多的投资渠道,保值增值,不仅仅限定在货物和服务贸易的支付清算上。

这样就给自由兑换的人民币构筑了一个减压阀和蓄水池,把留存在海南的人民币资金用途大幅扩大。

同时配合一带一路倡议,吸纳更多国家和地区人来海南,使用人民币进行各种商业的经营活动。

多边的贸易谈判让人们拿着人民币到全球更多地方可以买到东西,还可以为海外投资者提供完善的人民币投资目的地。

这样一来,就能抑制很多人民币兑换美元的需求。协助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

仅从这两条意见来看,在未来,大概率会出现一个海南交易所,进行大宗商品、能源、股权的交易,我们非常期待中国第三个交易所的出现。

海南能不能像香港一样,发行自己的货币?

海南发行新币的可能性不大,原因有两个:

1)当前的环境不具备发行新货币的必要性和条件能力。

港币的发行主要解决一个问题,当年香港作为亚洲重要的货物贸易港,有来自全球的贸易商来此经营。

带来的麻烦是货币的混乱,有英镑、西班牙金币、墨西哥鹰圆等等,为了统一货币方便结算,发行港币。

港币一经发行,便跟当时世界的强势货币英镑挂钩,由英镑提供货币信用担保,这就让港币有了足够的底气。

当前海南面临的情况与香港完全不同,没有发行独立货币的必要性,也不具备条件。

2)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实现资本项的自由流通是必要条件,从大战略上也与人民币国际化相吻合,所以从这个角度,也不必另行发行独立货币。

从今年开始,到2025年,是海南的开局之年。

从2025年到2035年,这十年是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关键十年,是从量变到质变的十年。

我们期待着海南能够按照总体方案的要求,一步一步实现既定的战略目标,把海南建成高水平的国际自由贸易港。

这一目标一旦实现,海南将会以它巨大的经济体量、发展空间和包容性,迅速赶上,成为比肩香港、新加坡和迪拜的世界自由贸易中心。

希望能和各位,一起看见这一天的到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趣币网无关。趣币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转载请注明出处:趣币网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手机:13798586780

QQ/微信:1074760229

QQ群:551893940

工作时间:工作日9:00-18:0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