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趣币网首页
  2. 专栏

多面徐可

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

 

多面徐可

文/子雨、皮爷

出品/一号财经

95年春天,徐可出生在六朝古都南京。

依山傍水,人杰地灵,小小年纪就活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12岁远赴美国求学,大学在英国伦敦大学学院主修经济学,连跳两级,19岁修完全部大学课程并被英国伦敦大学录取硕士。

生活终归没有完美的剧本,学霸的剧情在此画上句点。本该顺顺利利、风光无限完成伦敦大学硕士学位的徐可毅然放弃了一切回国。

她心里早有打算。

13年,李笑来老师还在新东方教英语,教课之余花了半年时间研究比特币,懵懵懂懂间上了区块链的列车,几个月就获得了四倍收益,六位数的比特币成了他最大的底气。笑来老师ALL IN比特币,学生们也在他的浸染下成为了比特币的信徒。

徐可一位就读于帝国理工的朋友刚好在新东方跟着笑来老师学习GRE,恰逢比特币牛市,在朋友的“忽悠”下,两人共同出资150万买了一批阿瓦隆矿机

当时的阿瓦隆矿机性能有些缺陷,经常会断联,需要人工手动调试。徐可和朋友又雇佣了一个人专门手动解决矿机的断联问题。就这样,徐可成为了早期比特币矿工。

好景不长,14年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跑路,一下子丢了三四千个币。近五分之一的损失让两人很是沮丧。与此同时,国内一片利空,矿机全面撤出部队,8个月漫长的熊市让人绝望。

经历了丢币和市场的动荡,两人不想继续投入。恰逢徐可毕业,徐可的朋友想留在英国,而徐可打算回国创业,“分道扬镳”的两人最终决定清仓,把比特币以240美元,折合人民币1400元左右的价格全部卖掉。

“那时太年轻,很难理解人类社会存在共识这件事,对比特币也没有信仰,甚至不敢对人说自己在做比特币,怕大家把我们当成骗子传销。“初识比特币的徐可就这样与18000个比特币擦肩而过。

2014年夏天,国内社交领域出现了一个新兴入场者。

一入商海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至此,她完成了人生中两个角色的转变。

在国内的最初创业浪潮,徐可更是把她的“叛逆”发挥到了极致。

富二代、网红等标签天然吸引着媒体的猎奇目光,再加上美女CEO,95后这些title……徐可不仅全中,而且“变本加厉”。

曝光META项目造假,与易理华“撕逼”,骂BM“傻逼”……江湖人称:徐大炮。

“玩火式”的曝光让这位23岁的女孩长期处于舆论漩涡,备受质疑。但她却表现出一种不符合年纪的淡定。

“我出道太早,当年创业的时候,就像突然杀进这个圈子里的人一样,一开始大家会很惊奇,可是很快就会出现排异反应。”前有马佳佳、王凯歆,后有孙宇晨、余佳文……经历过媒体捧杀的90后中,徐可算为数不多能全身而退的人。

“没有经历过网络暴力,被贴标签,也不会有如今心态强大的自己。我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只是之前买了海量血和泪的教训。”

如今徐可自诩行业老人,但也认为属于95后这代人的机会还不够成熟。

这与曾经年少轻狂的她,判若两人。

对抗,是徐可最强烈的特征。

不寂于当下,不满足于认知,这个95年的姑娘在创业场上拥有远超同龄人的冷静与判断。

从第一款基于AR+LBS的社交应用ERA,再到区块链游戏创世狗,远离媒体主流的徐可在浪潮的边界线上不停试错。

2017年11月,ONO诞生,徐可觉得:是时候了。

社交与经济一样天然存在,不受任何因素影响,社交本身与经济天然挂钩。然而在现存的法币社会,认知盈余的存在会有大量套利的可能。举例来讲,一线明星冰冰接了一个500万的广告代言,可是一周后由于舆论或其他原因影响力打了折扣,知名度大不如前,此时对于广告商来讲,就会亏损。

再如,员工为公司做了突破性的创新,可是行为与结果反馈之间存在时间差,结果也无法快速体现在财务数据上。如何才能有效体现劳动价值,只有通过溢价,跳槽或者加薪。

如果能够建立一套法币之外的流通体系,价值就不再是恒定不变,而是随着认知的升级而升值,也就能够从根源上解决认知盈余的套利问题。就像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一样,大家做任务赢得奖励,玩法与token体系如出一撤。

区块链的出现打破了过去中心化的社交应用中用户处于弱势的现状,“这也是我为什么说ONO是一个筹备了长达两三年的产品,ONO是个去中心化的价值社交网络,认可用户创造的价值,倡导自由平等,社区自治,我们要把互联网的控制权归还给每一个用户,让数据真正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坚持用户数据所有权神圣不可侵犯。”

当我们问她为何对ONO如此自信时,她却给我们讲起了自己打德州扑克的经历。

“你看我打poker的时候会爱上我的,真的,会成为我的迷妹。我有个外号,叫‘京沪两地雌性猛杀’。”说着还兴致勃勃地拿出了一张她打扑克时候的照片。

“我觉得自己打扑克的四个阶段和创业的四个阶段很像。第一阶段不懂得游戏规则,更注重细节,处于稳定亏损状态。

第二阶段风险承受力变高,会开始慢慢带节奏,带有很强的攻击性,也会很容易得罪人,甚至出现做不了生意就成敌人的情况。

第三阶段意识到这个游戏的本质就是自我博弈,意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并逐步改善,心智也逐步成熟。心态控制的好,就不会超越自己的承受范围做事,保持良好的心态,控制好资金,保证自己不会被打穿,这时就是稳定盈利的阶段了。

最后一个阶段悟到了一个重要的事情:有时候输就是赢,有时候赢就是输。万事要怀有空杯心态。

徐可用玩德扑总结出一套自洽的逻辑,“山顶的风光,要自己爬上去看才能下定论。”

与产品对抗,与系统对抗,与时间对抗,与自己对抗,徐可享受着逆向成长的快感。

采访当天,徐可披着长发,穿着一件纯黑的印有ono标志的文化衫,脚踩一双平底鞋。

“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重视对手,战力上碾压对手。我的管理哲学就是带着大家打胜仗!我主张目标导向,结果导向,其实这样比用硬性制度约束人更适合创业团队。”

你很难想象经常在午夜写下“我们的距离,遥不可及;我曾孤独一人,我曾不能倒下,我曾背后无人”的是眼前这位干练地有些风风火火的姑娘。

当我们问到“ONOT不到四美金,就不交男朋友”的事情是不是一种炒作时,团队小伙伴抢先打趣道:这是创始人个人行为,与ONO无关。

敢爱敢恨,敢说敢做,能屈能伸,如今的徐可学会妥协,也不断扩充着自己的边界。

人都是多面的,就像一张纸,只有对折后才能稳稳的站立起来。

“我希望爱这个世界,不需要这个世界爱我。对比靠别人,或者靠自己,我更希望成为别人的依靠,成为大家靠得住的人。这样讲,我确实有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勇气。”采访最后,徐可这样对我们说道。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趣币网无关。趣币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转载请注明出处:趣币网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379858678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074760229@qq.com

QQ群:551893940

工作时间:工作日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